第04:副刊/微辩会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镇海新闻网 | 返回首页|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雨
  □徐礼望

  今年的春雨下得让人有点捉摸不透,春节之后,除三二日晴好天气外,每天都是阴沉沉雨濛濛。有时太阳刚露了半边脸,过会又缩回云层里,接着下起了大雨。嘀、嗒,嘀、嗒,滴滴嗒嗒,哒哒哒……在雨水冲击下,窗外清澈的河面上不断泛起层层涟漪,像晶莹的雪莲花,时大时小,时开时落。门外宽阔的公路上,车轮滚滚溅起阵阵雨浪,此起彼伏,形成了一大奇观。

  持续下雨两个多月了,空气潮湿,洗涤后衣服只增湿不见干。有小孩的人家都购置了烘干机,开启了空调。雨时紧时缓,时而淅淅沥沥,时而哗哗啦啦。雨水打在房屋的铁皮瓦上,点点雨滴犹如乐师在弹奏清新的乐曲,敲开了我儿时记忆的闸门——上幼儿园时,没有太多的玩具和书本,每到下雨天,母亲讲着宁波老话的儿歌“落雨类,落雨类,小八拉丝开会类。落雨类,打烊类,蝙蝠老子开会类。”还给我们猜枚子,“天上一枚针,跌落地娘无处寻。”母亲大字不识半个,也在积极发挥着启蒙老师的责任和义务,育儿,育人。小学初期,我班上个别兄妹多、家庭经济条件特别困难的同学,遇上下雨天,一头麻绳背在肩上,另一头穿起当时特有的龙骨砖,代替雨鞋。有的同学脱下母亲缝制的布鞋,光着小脚丫,等不到雨停,从学校跑着回家。稍有长大,甬剧《天要落雨娘要嫁》的剧情,使我明白了面对必然发生、无法阻挡的事情,那就要顺其自然,人要学着与自然和解,与社会和解。

  在雨声中,我拜读了大师季羡林的散文《听雨》,他对润物细无声的春雨寄予厚望。大师是一个雅人,也是一个“俗人”。年少离开了故乡,对生他养他的一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正像他自己说的“我血管里流的是农民的血”,并殷切期望北方的春天能及时天降甘霖,让甜甜的雨落在干涸黄萎的土地上,让麦苗返青并茁壮成长,给家乡父老能带来又一个丰收之年。

  大师所欣赏的听雨词当数蒋捷的《虞美人》了,词不长,他用听雨这一件事来概括自己的一生:“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而此时听着屋檐下嘀嗒声有序而铿锵,我想起了明东林党领袖顾宪成的“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他把风声和雨声,家事和国事融为一体,既有诗意,更有新意。这不朽的名言,今天仍在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国人。

  北方干旱少雨,南方雨水充沛,两地对雨的概念和需求有所不同。长时期下雨,如果在以前,这里肯定会泛滥成灾。现在就不用担心麦苗、油菜及其他农作物被淹和房屋漏水。如今碰上这种天气,虽然也有烦恼,毕竟不会危及生存,大家只需打把雨伞,就可轻松出入。春节前,我给友人写过一联“雨飘雪飘票票顺,金猪银猪注注进”。只要我们心中有理想,有抱负,并通过不懈的努力,不利的环境可以转化为有利因素,梦想也能照进现实。久雨过后,无限春光就在眼前。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广告
   第03版:社会民生/广告
   第04版:副刊/微辩会
幼儿园统一安装监控行得通吗?
母亲的花园
春天里
春雨
春天的多重身份
今日镇海副刊/微辩会04春雨 2019-03-14 2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