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微辩会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镇海新闻网 | 返回首页|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天的多重身份
  □潘玉毅

  四季之中,唯独春天有着多重身份,且每一种身份它都做到了极致。

  春天首先是一个画家。细雨无色,但春的画笔所到之处,世间万物就都有了颜色。当它落在油菜花上时,它是黄色的;当它落在映山红上时,它是红色的;当它落在玉兰花上,它是白色的;而当它落在田间草上时,它又成了嫩绿色。

  这种色差有时是很分明的,尤其当它安静的时候,红是红,绿是绿,互相映衬但又互不干扰。可是如果它有了两三分醉意,逸兴忽起,画笔快意挥洒间,观者所见,满目姹紫嫣红,你很难分得清究竟是红点缀了绿,还是绿点缀了红,只觉得甚是好看。

  春天其次还是一个诗人。这一点,古人留下的诗词名句就是最好的见证。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刚刚刮过,知时节的好雨也紧跟而来。此时,草色只有远远地看去才能依稀觉察得到它的朦胧绿影,走近了看,除了一痕沙、一江风、一剪梅,别的什么都没有,可是你又分明感受到了那盎然的生机。

  梅花开时,最惹人爱。随风潜入夜的疏影和暗香,与那乡间的章台柳和陌上桑,与那院墙里的满庭芳和杏花天,搭配得恰到好处,它们共同渲染着那抹越来越深浓的春意。于是,恋花的玉蝴蝶来了,夜飞的鹊鸟也来了,泛舟的渔夫、吟诗的学士都来了,拨棹子,驻马听。耳边,有人唱着竹枝词,有人唱着阳春曲,大家应景而乐。

  春天当然也是一个匠人。木匠、瓦匠、泥水匠能做的活它统统都会,不然何以有这春日的锦绣山河?花红柳绿,雕梁画栋,如一浮世间的空中楼阁。凭着骨子里深埋的“工匠精神”,它以大地为基,以树木为柱,以山水为框,把大千世界精雕细琢,最后出炉的作品,深刻且不俗。

  春天也有可能是一个农民。一把锄头,一把犁头,一只黄牛,默默地、辛勤地耕耘着。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来了,春耕、春播也就要开始了,当紫云英埋入土里变成肥料,当放风筝的孩子脱去厚厚的冬装,在田野里放肆地奔跑,农民们在地里的劳作是对大自然最原始也是最深刻的尊重。

  这样的春天无疑是美的,美到穷尽我们腹中掌握的词汇都不够形容。但是对它的每一个身份,我们却都感到由衷的欢喜。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广告
   第03版:社会民生/广告
   第04版:副刊/微辩会
幼儿园统一安装监控行得通吗?
母亲的花园
春天里
春雨
春天的多重身份
今日镇海副刊/微辩会04春天的多重身份 2019-03-14 2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