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微辩会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镇海新闻网 | 返回首页|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今日议题
扫描二维码 大家来讨论
  “三观不正”童话该不该给孩子读?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表示不会给女儿推荐《海的女儿》。因为这部经典童话的主人公“就为了一个只看过一眼的男人,需要用姐妹的资源(美丽的长发)、自我的阉割(无法说话)和终身痛苦的代价(直立行走如刀割),换一个所谓的爱情……矮化海洋女性物种,跪舔人类男性。”这位网友还认为,“包括所有happy ending的王子公主式童话也不适合讲给女孩听。她们不是只能年轻美丽柔善可欺,也不是只能有嫁给王子这一种结局。”

  此语一出,引来舆论场上的大讨论。支持者有之,反对者也大有人在。《海的女儿》到底适不适合儿童阅读?衡量的标准又该不该是这位母亲所指出的作品“三观”?

  童话故事不需要过度解读

  《海的女儿》首次出版于1837年,当时整个欧洲都处于剧烈变革的时期,妇女还没有如今的权利意识。这个童话宣扬的是勇敢追求爱情、突破世事桎梏、追寻幸福生活的精神。这个故事在当时绝对是有进步意义的。用如今的所谓的女权价值观去衡量这样一个故事,未免太不客观太不公平。——@鲁达

  站在道德高地,按照自己的片面理解,一厢情愿地对著名童话进行文字肢解,不但会伤害到孩子,还会损害到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特色。脱离作品的时代背景和作品的内在逻辑进行道德绑架,不利于作品的正常解读,更不利于文学名著的正常学习和交流,根本不是一种认真严谨的治学态度。如果不是出于无知,很可能就是别有用心。

  ——@老郑

  别用成人标尺衡量童话

  《海的女儿》这篇童话颂扬了小美人鱼为追求幸福而宁愿牺牲自己的美好品质,其主色调是善良和纯洁,这对正在形成世界观的儿童来说,无疑有正确导向。现在有人用成人社会的“三观”来衡量一部童话,就好比用现实世界来评价寓言,这显然不合适。当下社会,我们太需要多一些适合儿童的童话,如果连对已经时光证明了的传世之作都说三道四,那么,要繁荣中国童话创作难矣。——@江一帆

  《海的女儿》惹起争议,其实是网友用有色眼镜看世界,甚至可以说是用庸俗的眼光对待灿烂的经典。安徒生讴歌了小人鱼对爱情、灵魂、理想的追求,尽管小人鱼此时还不懂得真正意义上的爱情,但她学会了感受真善美。教一个人在儿童时代学会鉴赏真善美有何不好?

  ——@白鹿原

  童话的要义是激励真善美

  童话本身就是虚构,既不能用现实生活的真实来衡量,更不能以成人的眼光和成人世界的准则来对待。但凡流传于世的经典童话,往往都以丰富的想象、幻想和夸张,写出适合于儿童阅读和欣赏的故事,并以这样的故事来熏陶儿童的成长,并塑造和激励其良好性格,如教会孩子勇敢、热情、善良、诚实、宽容、乐观、慈爱,让孩子远离和反对卑鄙、怯懦、自私、邪恶、虚伪等。

  对于几岁的孩子,童话故事未必会对他们未来的爱情观和婚姻生活有多大影响,只有在其慢慢成长后,现实社会的种种境况,才能具体而有力有效地影响孩子的三观。所以,童话的要义是激励真善美,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如果连孩子读个经典,都要按家长自己的想法和价值观决定看不看,若不是故作高深,那就是杞人忧天了。

  ——@司马童

  更应从故事中看到灵魂

  著名作家毕淑敏曾对《海的女儿》如此总结:一篇《海的女儿》,八岁时,伤感于美人鱼变成水泡;十八岁时,认为是爱情的童话;二十八岁时,读出妈妈对孩子的爱;三十八岁时,热衷探讨写作技巧;四十八岁时,读出“是一篇写灵魂的故事”。

  其实,纵使把《海的女儿》看作单纯的爱情故事,也不要仅仅看到美人鱼的悲催,更应看到她的坚贞和追求独立“人格”的付出,这才是读者最应从中品读的作品内核!

  ——@程彦暄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广告
   第03版:九马特别报道
   第04版:副刊/微辩会
今日议题
跨越金塘洋
徐家堰老街凉棚
十六铺边的镇海桨声
今日镇海副刊/微辩会04今日议题 2019-04-15 2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