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微辩会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我所知晓和经历的甬、舟之间的交通发展史话
~~~——我所知晓和经历的甬、舟之间的交通发展史话
~~~——我所知晓和经历的甬、舟之间的交通发展史话
~~~——我所知晓和经历的甬、舟之间的交通发展史话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镇海新闻网 | 返回首页|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跨越金塘洋
——我所知晓和经历的甬、舟之间的交通发展史话
长龙卧波(花好月圆 摄)
  ◆庄德章

  “金塘洋”与“大目洋”“猫头洋”“灰鳖洋”“莲花洋”一样,指的都是舟山群岛周边的海域。镇海人眼中的“金塘洋”,一般指的是金塘岛西、南侧与原镇海县(包括现在的镇海区和北仑区的全部)隔海相望的海域,面积约几十平方公里。

  金塘岛现属舟山市定海区管辖,是舟山群岛中比较大的岛屿,离镇海最近,从甬江口的游山(现为油料仓储区)出口到金塘岛的大浦口码头(现已建成宁波舟山港的集装箱码头),也就十来公里距离。

  我家与金塘岛有着特别深的渊源,我父亲的外婆家在原来金塘岛大丰镇的大象地钟家,我的外婆家在大丰镇卫平的石壁岙陆家,而我的丈母娘家则在金塘岛柳行乡的盘棋湾陆家。宁波人、舟山人有句民间谚语,叫“小辰光外婆家,大嘞(成家后)丈姆家,老嘞囡屋里”,活灵活现地道出了男人一生中最亲近的几个女人,因为这个民俗,所以我这辈子注定要不断地往来于镇海、金塘之间。

  “金塘洋”在舟山群岛的所有海域中,是最为温和的一个,与无风三尺浪的其他洋面相比较,“金塘洋”是无风无浪,有风才起浪,或风后才有浪。主要原因,一是洋面小而窄,二是有金塘岛作为天然屏障,挡风。

  即使是温和的金塘洋,在过去的年代里也一直被人视为畏途。民间有俗话描绘跨越金塘洋往返大陆和金塘岛的状况,叫作“呒米到金塘,斗米过金塘”。其意思就是,只要顺风顺水,风平浪静,不用干粮几个小时即可到达金塘岛。而一旦有风,一斗米(十五市斤折七点五公斤)吃光,还到不了金塘,只能望洋兴叹了!所谓“咫尺天涯”,这就是最好的诠释了。

  从我出生到今,几十年间,不知多少次跨越金塘洋,往返于镇海和金塘岛之间。听我外婆、父亲、母亲所说,及我有记忆以来对金塘、镇海之间的交通,印象之深刻,真有切肤之痛。

  听我父亲说,抗日战争时期和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为躲避日本鬼子和盘踞在舟山岛上的国民党军飞机的扫射,往来于金塘岛与镇海、宁波的客运木帆船都加装了机器,通过机动加速,缩短在海上的航行时间。局势稳定之后,才恢复木帆船客运。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往来于金塘与镇海、宁波客运的交通工具主要是单桅木质帆船。这种帆船长十余米,宽两米多,载客二三十人,主要依靠潮汐和风力航行(无风时则只能由人力摇橹前进)。

  记得小时候随外婆一起去金塘外婆家,从老街上的河埠头坐上手脚并用的脚划船(一种内河中行驶的小乌蓬船,可乘坐五六个人),到三宝桥(今白沙公交中心站位置)上岸,沿后马路(今人民路)过新江桥,住宿在都江桥西南边的鸿新客栈。江边帆桅林立,有渔船、运货船、客运船,人来客往,十分热闹。我就坐在三江口江畔呆呆地往西眺望灵桥(老江桥),这就是我最早对城市的印象。晚上住宿在客栈里,甬江落潮时,船老大到客栈每个客房挨个把乘客叫醒,大家就这样迷迷糊糊地上了帆船。一上船,就有小贩叫卖大饼、油条、咸光饼,供客人当作点心。

  客人上船后,船老大开始做起航准备,有风的话,就扯起风帆,没有风可借的时候,就使用船上的单枝木橹,两个人摇着作为动力。从宁波的三江口至镇海口(招宝山口)大约二十来公里的水路,顺风顺水不用两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没有风只靠人力摇橹的话,三四个小时就必须的了。在甬江内行驶,基本没有什么风浪,船很平稳。但一出镇海口,尤其是出了游山,就或轻微或剧烈地开始颠簸了。

  记得游山外面有个暗礁,形似一个老太婆,叫“老太婆礁”。落潮时有一部分露出海面,涨潮时则没在海水中。以前经常会有外地来宁波的船只在这里触礁失事。传说中从南面来的货船都会在这个海面上丢下几麻袋糖,贿赂一下“老太婆”以求无事。这个老太婆礁我小时候也见过,很是狰狞,后来被炸掉了,航道也畅通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从宁波到舟山市的岱山县高亭镇有客运航班,今日去次日回,航行的是几百吨的浙江(甬)502号客轮,中途在金塘岛的沥港停靠上下客。每逢过年,很多在金塘工作生活的上海人会选择坐这个航班。但一有风,客轮就要停航,这些人只能借住在周边的宾馆住宿候船,往往一待数天,把随身带的粮票、钞票用得差不多了,也许才能走。有一年春节前,风接连刮了好多天,一直不能开航,那些上海客人每天早上聚集在江北岸外马路(今老外滩)客运码头边,久久不愿散去。后来有人鼓动“去找港务局领导请愿”。我这个小孩子也跟着他们几十个大人一起到港务局去。局长据说是个老红军,很平易和蔼,他作了一番解释后,答应在第二天风稍弱一些时,协调部队派船送客人去沥港。第二天一早果然有部队的一艘登陆艇把几十个客人送到了金塘岛的沥港,这件事在我幼小的记忆里十分深刻,反映了当时良好的干群关系、军民关系。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有一段时间,从宁波去岱山的客轮也会停靠一下金塘岛的大浦口,但是无论是沥港还是大浦口,都没有码头可以供这种沿海小客轮停靠。上下船客人只能靠小渡船或小舢板驳运。这可苦了手提肩背大包小包行李的旅客们,但只要能顺利出行,这些苦和累根本算不了什么。

  上世纪七十年代,金塘岛的沥港和大浦口都建起了简易的客运码头,有了每天一班往返镇海的客运航班,从事航运的先是机帆船(可坐百来个人),后来有了小型的客轮(可坐二三百人),条件是改善了不少,但是受天气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为了安全考虑,海上有三级以上风浪时就要停航。这给往来于大陆和金塘岛之间的群众造成极大困扰。记得当初我和妻子定亲时,丈母娘反对的主要理由就是“隔海过洋,有什么大事叫勿应!”后来虽勉强同意这门婚事,但还是撂下了一句“我有三个女儿,就当少生一个”的消极话。丈母娘的忧虑不无道理,我婚后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不知多少次从家里或者从丈母娘家去客船码头,被告之“因风浪太大,客船停航”而无功而返,最多时接连空跑了七次(天),最后只能和几个人合伙雇一艘小机动船,冒险回镇海,但是全身衣服都被海浪湿透,吃足了苦头,受尽了惊吓。我的两个连襟都是北仑人,他们只能从小李岙坐客轮到舟山本岛(那条航线因有舟山岛作屏障,风浪较小一点,小客轮能开),然后到鸭蛋山码头坐汽车轮渡到北仑白峰码头。这样一折腾,一天时间就过去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沥港到镇海有了高速客轮,半个小时就可以到镇海,一天五六个来回航次,加上滚装汽渡船及沥港、大浦口到镇海的小客轮,基本上可以满足大陆和岛上往来的客货需求。但毕竟中间横亘着一个金塘洋,受风浪气候制约还是很大的。因风浪影响,无法航行的时候也并不鲜见,这成为往来群众心中之痛。

  当历史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国家决定建设从镇海经金塘、册子、富翅、里钓四个海岛的连岛大桥。其中金塘大桥海上跨度二十多公里,是金塘、西堠门、桃夭门、响礁门、岑港五座大桥中最长的一座。舟山连岛跨海大桥于2009年12月25日正式通车以后,从我的家(镇海区庄市街道)到丈母娘家金塘镇柳行仅需半个小时出点头,真所谓“一桥飞架西东,天堑变通途”,这在过去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现在从我家去丈母娘家,真是比去宁波市区还要快一些(因为大桥上没有红灯)。下班后去丈母娘家吃中饭、晚饭,算好时间就可以到达,无需再顾及或考虑普通的天气影响了。据了解,目前正在考虑高铁跨海到舟山本岛(其中金塘是第一站)的立项。一旦建成,去金塘、去舟山,必将会更安全、更快捷、更便利。“斗米到金塘”的日子一去永不复返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广告
   第03版:九马特别报道
   第04版:副刊/微辩会
今日议题
跨越金塘洋
徐家堰老街凉棚
十六铺边的镇海桨声
今日镇海副刊/微辩会04跨越金塘洋 2019-04-15 2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