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微辩会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镇海新闻网 | 返回首页|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十六铺边的镇海桨声
  ◆蔡体霓

  从2018年第四期《镇海潮》上得悉,镇海区首届宁波帮文化节于去年11月在镇海举行。虽然已过去了几个月,我还是有兴趣来谈谈所知的几个镇海人的足迹。

  我们的祖上都是宁波乡下坐了小船出来的。他们的心里永留着摇橹的桨声。从我祖父到上海算起,至今约有一百三十年了。我家住在曾称作南市的十六铺附近,也有上百年了。

  近日,小学同学联系上了十几个,就约在老城厢新开河的古城公园茶室相聚。那个地方原来都是民居,后来改为公园。我们的小学同学原都住在十六铺与城隍庙周围,五十多年前所念的昼锦路小学亦在那里,寻旧时的感觉正好。几十年不见了,一碰头,从前的面影又回来了。相谈别后境况,他们知我在镇海工作将近三十年,好几个同学说:“阿拉是镇海人啊!”我小时候,只笼统地知道他们是宁波人,现在他们道明是镇海人,就报几个同学的姓名来看看:胡镇雄、盛琦华、周信源、严培培、邵胜祥、沈凤狮、李文荣。我因多年在镇海,将他们的姓氏与我们镇海某镇某乡联系起来,果然不差,甚感亲切。

  这里,我们先回过头去讲讲镇海人在上海南市的一些往事吧。钱庄是我国旧式的金融机构,我听来也好,看来也好,有一个比较共同的说法是,南市钱庄的发展与豆米业、沙船业关系甚为密切。这一点可以从几个钱庄主人的发家史中得到证实。过去,镇海方家在上海滩是赫赫有名的。早在清朝嘉庆年间,就开始经营粮食。后来又经营食糖、土布等贩运、买卖,并自置夹板船运输经营货物。为了调度和融通资金方便,到了方家第二代,由方性斋,也就是从前上海人称为方七老板的,于1830年在南市开设履和钱庄。南市的履和钱庄又称为“南履和”,以区别于后来在租界开设的“北履和”。从履和钱庄开始,方家陆续在各地开设钱庄三十余家之多。

  从十六铺沿着江边往南走,尤在黄昏时分,尚有余晖,我会忽然想到镇海人早先在这里是何等的风光。又如镇海李家,其祖先李也亭于1822年来上海,先在南市南码头曹德大糟坊当学徒。糟坊就是酱油店,我小时候,大人差我去酱油店,就说“去糟坊拷一角料酒来。”再说李也亭,他每天送热酒到停泊在南市大码头的沙船上去。船老大和专管买卖货物的经办人见他勤恳老实,就劝他到沙船上去工作。李也亭到沙船上工作后,一面做工,一面用少数本钱附带货物,积资渐多,遂独资开设久大沙船字号,并发展到拥有十多只沙船,买下久大码头。有了码头,生意就更为顺风顺水了。李也亭经营的沙船,从上海购进土布,运往南北销售;再从北方运回油、豆等,从南方运回木材等货物。后来发迹了,就在南市开设立余钱庄,并在北市开设慎余钱庄和崇余钱庄。

  顺带说一说当时与上述两位前辈有关的地方。那时上海的经济中心在南市,十六铺里街,行号林立,在各业集中这处,就以行业作为街道的名称。因当时上海的输出以土布为大宗,输入则以大豆、油脂、豆饼等为主,为方便有关行号收付往来,因此钱庄就集中开设在花衣街、豆市街一带。这些街名今日尚在。

  我曾经就读的敬业中学也在那些街道的附近。那时学校里有个教导主任说着满口宁波话,名叫包启昌,戴副眼镜,花白头发,我的学生证上的姓名就是他用钢笔写的。许多年后,在报上看到他在学校教地理课有一手,为特级教师。我到了镇海与徐志明先生说起包老师,他说包启昌是庄市那里的人。

  前面提到的邵胜祥同学,他当年在上港四区,也就是十六铺旁的那个码头里做装卸工、机修工,后来经推荐上了复旦的外文系。说起名闻全国的“抓斗大王”包起帆,他说,真是了不起,包起帆做工人时,为节约钢丝绳,主攻卷筒革新,延长寿命8倍;当了工程师,发明木材抓斗,生铁抓斗,确保了安全生产。聊到后来,老同学补上一句,包起帆也是我们镇海人哦。

  我与几位镇海的老同学约好了,下次大家聊聊各自的家史,我想肯定能听到不少老早镇海人的故事。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广告
   第03版:九马特别报道
   第04版:副刊/微辩会
今日议题
跨越金塘洋
徐家堰老街凉棚
十六铺边的镇海桨声
今日镇海副刊/微辩会04十六铺边的镇海桨声 2019-04-15 2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